文字给予我的力量 我将它回馈给读者

作者:凤凰游戏 发布时间:2020-11-14 02:20

  近日,第十二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颁奖典礼在北京落幕。我市著名作家苏兰朵的作品《白熊》获得中短篇小说奖。

  谈及此次获奖,苏兰朵说,回头凝望,15年来,自己始终在纯文学的领域里笔耕不辍,也取得了颇多成就。而这些奖项对她来说,不仅仅是一种肯定,更像是夜晚的灯塔,时刻警醒她不要忘记初心,创作更多有温度、有情感的作品。“写小说有很多路可以走,时至今日,我也不清楚自己是否走在那条对的路上。这里的对与是否通向成功无关,只与是否适合于我有关。那部带着我的体温与气息、展现着只属于我的审美和价值观的小说,始终没能出现。我像个挖宝藏的盲人,不停地在寻找着入口,每一次挖掘都认真而用力。我失落着、迷茫着,但从未遗憾过。”苏兰朵说,她始终认为,在文学创作领域中没有什么等级之分,纯文学是一条道路,网络小说亦是在未来发展中前途不可限量的道路,只要输出的作品是有正确价值导向的,在创作领域中都是一种贡献。

  2017年,苏兰朵的中短篇小说集《白熊》出版。该作品以都市情感题材为主,书中收录了不同风格的中短篇小说。有科幻类作品《白熊》和《嗨皮人》,还有具有散文气质的作品《梦中的婚礼》和《小麦经过的夏天》;有反思历史与时代的《歌唱家》和《白马银枪》,也有语言富有诗意的《暗痕》。这其中《瘀痕难散》这篇作品对于苏兰朵来说,是十分特别的。她说:“《瘀痕难散》,是我的小说处女作,发表在2010年。在我的上一本小说集《寻找艾薇儿》出版时,我对这篇作品不是很满意,所以没有收录。在准备出《白熊》时,我又在文档里看到了它。时隔多年,我发现了它的问题所在,于是重新动手修改。现在收录的,是我修改后的版本。它出现在这本书里的意义,对我来说不止是情感方面的,也体现了我小说观念和技法的变化。看到这个题目,也会让我明白,尽管一路疑惑着,纠结着,但也还是在不停往前走着。”

  苏兰朵告诉记者,自己从小就很喜欢文学,大学的时候写过小说和诗歌,步入工作岗位后,写作淡出了生活。2005年,当时在鞍山广播电视台工作的苏兰朵因为做一档文化栏目,接触到了很多作家。在采访作家巴音博罗,听他讲述自己的创作历程时,苏兰朵感触良多。心底那股尘封已久的创作欲望如雨后的嫩芽,破土而出,期待着在阳光雨露下茁壮成长。2006年,苏兰朵拿出大部分时间投入到创作中,以诗抒情。整整一年,她创作了130多首作品。2007年,诗集《碎碎念》出版并一举夺得了第五届辽宁文学奖诗歌奖,这对于苏兰朵来说是莫大的鼓励。她说,也是在这一年,她走上了纯文学的创作道路。

  从这以后,苏兰朵笔耕不辍,每年都有作品在全国各大期刊中发表,并受邀成为辽宁省作协签约作家,连续签约了5届,成为省作协年轻有为的女作家之一。2015年,她的小说集《寻找艾薇儿》出版。该作品收录了11篇苏兰朵2010年至2013年创作的中短篇小说作品,内容均以都市小人物为描写对象。2019年,该作品被打磨成话剧,在沈阳盛京大剧院首演。

  从2006年至今,苏兰朵的作品多次入选《2011中国小说排行榜》《2012中国短篇小说年选》《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必读2016短篇小说卷》和《新时期中国少数民族文学作品选集》等多种年度选本,并获得了中国作家出版集团奖、《长江文艺》年度小说奖、林语堂小说奖、辽宁文学奖等。回想起那个最初的自己,她说:“一转眼,快五十岁了。想起2006年背着双肩包,穿着连帽卫衣、高筒靴,拿着一摞诗稿去辽宁文学院学习的样子,不敢相信那个一身朝气的人是曾经的自己。回想这中间的日子,人生最美好的年华,我感觉到更多的不是获得,而是这一路的失去。获奖令我很高兴,但也没有高兴太久。如果它早十年到来,我可能会几个晚上睡不着觉。这十年间,我已经渐渐学会了将它忘掉,让写作变成一种单纯的享受。从某种程度上说,获奖让我获得了一股新鲜的能量。但这份能量也持续不了太久,最终还是要赤足上路,从每个文字上走过,细心感受它们的温度,日复一日。这个奖,此刻到来或许正是时候,因为它已经不再有力量改变我已确立的自己。”

  采访接近尾声时,苏兰朵用一段温和而又充满力量的语言说:“我喜欢我现在的文字。岁月染白了我的头发,却也让我感受到了命运的浮沉和时间长河包容的丰富韵味。它令我深深迷醉,令我还想继续去刻画它,书写它。这种只有一个人才可以体会的滋味,可能就是作家这个职业最大的魅力吧。所以尽管文学令我爱恨交织,但因为文学令我失去的也从未令我后悔。感谢鞍山这座城市对我的滋养。我会继续写下去,写出我感受到的善与真,以及我从未离开的东北这片土地所蕴含的壮美与悲喜。”


凤凰游戏
© 2013 北京格林吉能源科技有限公司.版权所有